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什么情况?
  当瞧见那刚刚露面、自称黄养天的年轻男子箭步疾奔,抢身而上,想要抢走我怀中的小米儿时,我顿时就是一阵诧异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  老鬼也立刻反应过来。横身拦在了那人的面前,冷冷地说道:“荆门黄家,就是这样迎接客人的么?”
  那簧养天平日里想必也是骄纵太多,居然毫无顾忌地挥掌,朝着老鬼当胸就是一拍。
  他一边挥掌,一边厉声喝道:“放肆!”
  老鬼弄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,横手来挡,与他重重地对了一记,老鬼固然是向后退了两步,而那簧养天却也受不住老鬼的掌力,一个踉跄,向后也噔噔噔连退了四五步。
  从这情况来看,老鬼倒是比这年轻人的功底扎实几分。
  我抱着小米儿。望向前面那个脸色阴晴不定的年轻人,开口说:“养天兄弟,你是想要看孩子,还是准备抢人呢?”
  簧养天脸色阴沉,不过瞧见了老鬼的身手,倒也放弃了上前一拼的想法,而是立住身子,阴阴地说道:“姓王的,你怀里的那孩子。到底是不是我堂姐所生的?”
  什么,小米儿是黄养鬼所生?
  这谣言是怎么出来的?
  我愣了一下神,没有回答他,而那家伙却以为我是在默认,愤然地说道:“怪不得家主一直给她介绍门当户对的年轻才俊,她却一个都没有答应,原来竟然因为你。而且还把孩子都给生下来了。不过你可知道,我黄家可是高门大户,并不是寻常人家。你这种生米煮成熟饭的套路,根本就不好使,我跟你讲,家主已经暴怒了,说不定回头就过来找你麻烦呢!”
  他一口气说下来,我和老鬼却是面面相觑,不知道如何说起。
  事实上,他这句话语里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,比如黄养鬼跟家里面之所以闹翻,就是因为不肯接受家中对于她婚姻的安排;而此时此刻,黄家家主正在发火。
  他之所以发火,肯定不会是因为我们,而是黄养鬼跟他谈崩了。
  或者黄养鬼跟他提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要求。
  不管怎么样。跟我们都没有关系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传出来的时候,却变成了他口中的那副样子。
  这簧养天自称是黄养鬼的堂弟,但是他在黄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呢?
  我们捉摸不透,想不明白,也不想跟他多作焦急,老鬼和我相互望了一眼,没有理他,而是回头,朝着镜湖院中走去,那簧养天瞧见我们并不理他,视若无物,不由得一阵气恼,冲上前来,又张口说道:“你们还留在这儿等死不成?”
  老鬼没有理会他,而我则回过了头来,盯着他,说黄公子,我们是令堂姐的客人,除非是她,谁也赶不走我们,至于你,也是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