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从村口一路走到了斜边坡的吊脚楼前来,那是一处被废弃了的房子,后屋还有火烧过的痕迹,不过看得出来,经常有人会过来打扫。所以倒也没有多么陈旧。
  我们过来的时候,隔壁有人瞧见我们,问我们是干嘛的。
  黄养鬼朝那人拱手,说我是陈家二子以前的属下,这次来麻栗山办事,顺便过来瞧一眼老领导住过的地方。
  那人走了过来,打量了我们一眼,感觉衣冠楚楚,我怀里还抱着孩子,不是什么鸡鸣狗盗之辈,便取了钥匙,说陈家搬走很久了,不过每年清明的时候还是会回来挂亲的。钥匙给了我,拜托我帮着照看一下老房子,你们若是要去,我帮你们开门。
  黄养鬼朝那人施了一礼,说有劳大爷了。
  那人打开房门,我们走进去瞧了一眼,发现跟寻常农家一般,并无什么特别,我指着厨房那边。问这怎么回事,失火了么?
  老大爷点头,说对,当年陈家老二在外面结了仇家,后来有人来他家里找陈医师夫妇寻仇,结果把他姐夫给杀死了,房子也烧了半边。陈家二子在北京当了大官。当时就迁走了,不过对咱乡亲一直不错,不但拨了款子。还给修了路,所以我们说要帮着修缮一下,但是他不同意,说留着,当个警戒。
  我和老鬼面面相觑,没想到朝堂上面的斗争这般激烈,居然能够牵涉到家人来。
  黄养鬼瞧见我们的表情,说你们别误会,杀人放火的,是邪灵教的人,这帮人是邪道中最为恐怖的一伙,什么事都能够做得出来的。
  我点头,突然间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弟弟。想着我倘若是结交了什么仇家,那些人去找他们,我该怎么办?
  黄养鬼说是要让我们参观一下陈志程的故居,但是我们对此人并不熟悉,也没有太多的概念,故而仅仅只是瞧一眼,也没有多看,反倒是她,每一个细节都希望收入眼中,还在陈志程的房间里待了好久,让我觉得很奇怪。
  难道,她对这位中年大叔有点儿不可告人的秘密心思么?
  黄养鬼缠着那老大爷讲起陈志程小时候的事情,不过大爷却告诉我们,说陈志程自小离家,没有怎么在村子里待过,到了后来发达,来得更是少,他都没有什么印象。
  倒是螺蛳林的罗贤坤,那小子的故事一堆堆,讲几个小时都没有问题。
  黄养鬼的嘴角一撇,说那位罗局长就算了,娶了个好老婆而已。
  我们在龙家岭待了大半个小时,离开之后,黄养鬼方才对我们讲起了这位陈志程先生的英雄事迹来。
  在她的讲述中,那是一位自幼出道,参加过八十年代的南疆战争,流过血,负过伤,转业之后深造,却是进了修行界中最富盛名的茅山宗,成为了掌教陶晋鸿的徒弟;后来出仕,在有关部门的总局特勤组里面任职,战功显赫,无人能敌——时至如今,已经成为了有关部门重量级的高级干部,目前掌管东南总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