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我感觉天旋地也转,那一股阴风刮得我浑身直打哆嗦,仿佛直入骨子里面的阴寒,将我一下子给冻僵了一般。
  我心中暗道不好,下意识地弓身而起,一股气息从丹田中升腾而出,那玄武金刚劫疯狂运转,将这能够冻彻骨头的寒意给抵御在外。
  与寻常的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所不同,玄武金刚劫之所以命名为一个“劫”字,意图表达就是越打熬,越能够让人从而得到成长,一劫就是一次磨练,人方才能够在这种劫难之中成长。
  所以它比起死扛的硬气功来说,还要多出一份顽强不屈的拼搏之意。
  当气行全身的时候,我的浑身一阵灼热,再也不惧寒冷。
  我的背靠住了墙,这时才发现刚才我潜入进来的后门处,多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妇人。
  这妇人的整张脸都好像是平的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这些但凡有棱角的五官都好像被人用熨斗给烫过了一样,眼珠子全部都是白色,让人瞧上一眼,都感觉到心脏不停地收缩。
  不好,曼妮这小娘们居然用自己为香饵,在这里做了埋伏。
  我下意识地摸出了自己从地摊上买来的山寨军刀,那中年妇人瞧见了我的动作,不由得嗤之以鼻,阴冷冷地笑了笑。
  她不笑还好,一笑比鬼都难看。
  我整个人都忐忑了,不过却强按着紧张的心情,望着曼妮,谁好哇,居然知道找帮手了,你既然这么有本事,又何必没事来算计我呢?
  曼妮瞧了那中年妇人一眼,胆气似乎足了一些,往前站了一步,对我说:“若不是你将我男朋友给灭了,我又如何知道他在水底,还有一个干妈在?干妈告诉我,说水眼之中,还留有我男朋友的一丝残魂,只要将你给拿下,他还是可以重新回来,陪伴我的……”
  我哈哈冷笑,说算了吧那小鬼都已经被我给掐死了,怎么可能还有残魂?这贵婆娘不是在骗你的,你还真的相信?
  曼妮听到,一愣,说怎么可能,干妈,你不会骗我的,对吧?
  可怜之人,必有其可恨之处,为了爱情陷入疯狂的曼妮此刻又蠢得让我一阵心塞,而当她朝着我身后望了过去的时候,那中年妇人却倏然一下,出现在了她的身边,将嘴附在曼妮的耳垂上,发出了一声怪笑来。
  当然了,干妈怎么会骗你呢?
  这声音在半空中回荡着,让人浑身阴寒,而下一秒,中年妇人居然就很直接走进了曼妮的身子离去。
  这小娘们浑身一阵颤抖,过了几秒钟之后,回复了正常,抬头看向了我,开口招呼道:“看得出来,你身上有些修为,是哪家的子弟?”
  与刚才的曼妮不同,这人的语气一瞬间就变得成熟起来,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