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四爷?
  在听到这几个人口中的称号时,我的心中猛然一跳,一下子就想到了曼妮口中的那个四叔。
  五六年前,曼妮的那个四叔就能够随随便便把一个重点高中的学生给栽了荷花,如果这几年他没有折腾进监牢里面去的话,应该也能够配得上这个“四爷”的名号了。
  我对于黑道的概念所知不多,不过之前在江城工作的时候,无聊时逛天涯,看过孔二狗的《黑道风云二十年》,多少也有一些概念,知道虽然流氓混混们也是有地盘、分山头的,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彼此都有联系。
  有的时候,坐得住的大哥一句话,比警察还要好使。
  瞧见这帮人的模样,我就知道此刻的我当真是倒了血霉,黑道白道都在通缉。
  这是不给人活路走了啊!
  望着这四五个把我堵在厕所门口的地头蛇,我越发地感觉到心中堵得慌。
  正所谓“人无害虎心,虎有伤人意”,我为了避免冲突,一再退让,然而那叫做曼妮的娘们却像条疯狗一样,不但报警,栽赃陷害我,诬告我持枪伤人,而且还通过她四叔的关系,召集整个渝城黑道的力量过来,在车站路口这些地方围追堵截,明摆着就是不给我活路。
  可是你们这帮家伙可想过,狗急跳墙,兔子急了也咬人,你们真的做得这么绝,就不怕我反击么?
  老子王明真的就是面团儿,任人拿捏么?
  我憋着火,冷笑,然后对着大金链子说什么四爷,我不认识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
  大金链子脸一垮,说连四爷你都不认识,还敢在这道上混?
  我说我不是道上混的,我正正经经一良民,你们别在这里围着我啊,不然我就报警了,知道不?
  “报警?”
  大金链子和他身边的小兄弟哈哈大笑,那几人往前走几步,将我给团团围住,然后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到了我陆勇陆大牙的地头,是龙你得给我盘着,是虎你得给我卧着,哪里来的乡巴佬,还跟我说报警,你给我报一个试试?”
  我往外面看去,瞧见门口虽然有人在围观,不过却被外面的混子给拦住,三言两语就赶走了。
  我想起刚才大金链子拿起手机打电话的情形,知道不能在这里久待,因为我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过来。
  想到这里,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直接箭步前攻,一拳擂在了对方的胸口。
  黑虎掏心。
  这是最简单的手法,跟街头混混打架一个德性,不过对方显然都是有防备的,就在我身子动了的那一刹那,立刻就有人从袖子里滑落处刀片或者匕首之类的东西,朝着我的这边戳来。
  而那大金链子,则有几分眼色,没有跟我缠斗,而是朝着后方退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