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当这少东主走上前来的时候,我很敏锐地听出了他话语里面的差异来。
  他称呼一字剑为“黄剑君”,而花老板则叫做“一字剑君”。
  一字剑姓黄?
  不管怎么说,这两个称呼给我的感觉,黄剑君似乎更加亲近一些,也就是说,这个少东主与我们要找的一字剑,应该算是认识的,而且应该关系还比较近?
  老鬼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,面对着对方的疑问,他点头,说对,我是他的师弟。
  少东主忍俊不禁,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冲着花老板说:“老花,我刚才还赞你交游广阔,现在不得不提醒你多少还是得收敛一点,免得什么人都找上门来打秋风,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?”
  老鬼的眉头一皱,有些不满地说老弟,你的意思是觉得我们都是骗子咯?
  他的脾气比较冷,若不是看在这人有可能与一字剑认识的份上,说不定就直接冲上去动手,让这小子晓得天高地厚的。
  不过他心中惦念着我师父的安危,也只有憋着气,免得多生事端。
  少东主冷笑了起来,脸色却变得越发严肃,带着教训的口吻说道:“若是旁人,或许就被你给蒙住了,但恰巧黄剑君正在某家阁中任大供奉一职,所以倒不成会被你们骗了去——黄剑君一把石中剑,天下纵横,当年茅山开山,江湖观礼,他一人一剑,单枪匹马与茅山掌教陶晋鸿战而不败,随即跻身天下十大。这样的人物,你说你是他徒子徒孙,或许有人信,但说是师弟,真的以为无人可以识破么?”
  那一字剑居然有这般强?
  听完他的话语,我并没有在意这少东主的讽刺,反而多了几分欣喜。
  若是有这一字剑的帮助,我们一定能够把师父,从那独南苗寨里面救出来了吧?
  老鬼也不恼怒,他冲着这少东主拱了拱手,说小兄弟,是与不是,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唯有一字剑他才能够说得了。我瞧你与我那师兄关系应该不错,不如你帮着引荐一下,我与他当面谈谈,你看如何?
  他一通话说得不卑不亢,那少东主反而变得恼怒起来,说黄剑君贵人事忙,你以为是你相见就能见的么?
  老鬼淡淡说道:“好,那你说,我要怎么做,才能够见到一字剑?”
  少东主瞧见老鬼和我执意而为,脸色变得阴沉,冷笑着说:“看来你们是一定要把这大尾巴狼装到底咯?也好,我给你们一个机会——黄剑君剑法道术,天下扬名,你既是他的师弟,必有本事,不如先跟我玩两招吧?”
  老鬼说打败了你,就能够见到一字剑了?
  少东主冷笑,说当然不是,不过如果你能够把我给撂翻,那就说明你们还是有些本事的,我可以帮你引荐,但不保证黄剑君能够见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