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蛊记

作者:南无袈裟理科佛

两人得意洋洋地谋算着,说这个鬼地方什么都不好,就只有一件事情最是爽快,那就是做什么都不用负责任,杀了那家伙。他都没地方说理去;只可惜那帮老头子不肯把两个小娘们也给弄进来,不然这两年咱哥几个儿可就性福了。
  谈到这个,两人就忘记了此刻的处境,忍不住嘿嘿坏笑,讨论和回忆起了昨天对李静静等三女进行强暴时的情形来。
  两人说得意犹未尽,而附在洞口处的我,却听得一阵怒火中烧。
  到了后来,他们所说的一大堆话语,我都没有听进去,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在不断地盘旋着。
  这个鬼地方,做什么都无人知晓,不用负责。
  既然如此,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们呢?
  他们想的。也正是我所想的。
  没二话,杀人灭口,妥妥的。
  我杀心浓烈,不过却也知道这两个纨绔子弟并非一无是处,我如果突然袭击,或许能够得逞,但是正面冲突,不一定能够保证自己全身而退。
  怎么办?
  我心中犹豫了一会儿,而就在这个时候。感觉到身后突然一阵腥风吹来,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避,瞧见一个浑身白毛的畜生与我擦肩而过,重重地扑到了洼地里去。
  是什么东西?
  我蹲在人家的洞口里,心中本来就有些忐忑,这突然的袭击让我一下子就心慌意乱,不过很快我就回过神来。瞧见这居然是一头雪狼。
  不过跟寻常所见到的狼所不同的,它的体型很小,也就才五十公分不到的长度。不过满嘴獠牙,看着的确可怖。
  这玩意在冰棱子上面砸出重重的响声来,里面的苟智和阿莫干听到这动静,下意识地往门口里赶了过来。
  我没有跟着雪狼缠斗,而是跑到了拐角去,刚刚躲好,那苟智就冲了出来,瞧见冰棱子上滑落下来的雪狼,不由得惊喜地喊道:“阿莫干,快过来,今天晚上的伙食有着落了,这玩意应该是雪狼犬,肉质鲜嫩得很……”
  他手中有一把弯刀。朝着那小东西的脑袋一挥,唰的一声,狼头飞起,却是给他斩落了下来。
  瞧见苟智的这刀法,就知道他的本事,其实并不算差。
  昨天给我一下子撂倒,更多的是因为没有防备。
  苟智宰了那头雪狼犬,意气风发,说阿莫干,瞧见没有,小爷的这一刀快不快?
  我将自己藏在了拐角处,后背靠着积雪,然后用手轻轻地敲了敲那墙壁。
  听到这动静,苟智兴奋地大声喊道:“在那边,那边应该还有几个,快点儿去。既来之则安之,我们要在这个鬼地方荒野求生了,就得学会自己捕猎,阿莫干,看你的了!”
  我听到有匆忙的脚步从洞口处那里传了过来,当下也是深吸一口气,瞧见一个身影朝着左边的方向扑来,丝毫没有留意到在这拐角处,还藏着一个人。